移动版

长亮科技2019年年度董事会经营评述

发布时间:2020-04-25 03:45    来源媒体:同花顺

长亮科技(300348)(300348)2019年年度董事会经营评述内容如下:

一、概述

报告期内,公司实现营业收入131,112.52万元,增长20.56%。公司营业成本63,316.59万元,同比增长18.21%;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3,792.60万元,同比增长了144.32%,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2,910.78万元,较去年增长187.09%。

报告期内,公司股权激励摊销成本5,521.04万元,较去年同期减少4,290.06万元,若剔除报告期内股权激励费用摊销的影响(不考虑所得税影响),则2019年度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9,313.64万元。

截止2019年12月31日,公司总资产为219,479.32万元,较去年末增长20.39%;公司负债总额69,646.01万元,较去年末增长19.53%;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资产为148,732.96万元,较去年末增长20.86%。

报告期内,公司紧跟行业和技术发展趋势,进一步加大研发投入,全年研发投入累计19,873.36万元,同比增长37.26%,实施了企业级分布式服务平台、互联网金融前置平台、海外iCore系统、企业级大总账、统一监管平台、指标管理平台、银行综合前端系统等多项研发,在完善提升现有产品时兼顾新产品、新技术领域方面投入,持续响应公司“长亮科技2.0”发展战略。二、核心竞争力分析

1、自主可控与自有知识产权

公司始终保持自主创新,无论是银行核心业务系统、大数据应用系统还是互联网金融系统等,都是公司通过长期坚持研发投入开发出来的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金融科技系列产品,并且,现在还在不断迭代过程中。目前公司在深圳、广州、北京、南京等多个地区均设有研发中心,通过了CMMI5、ISO9001、ISO27001、ISO20000等相关质量管理体系认证,拥有260多项计算机软件著作权,6项发明专利。作为金融核心系统解决方案的国内领先供应商,公司已经研发出第八代银行核心业务系统解决方案,并已经将相关系统广泛应用于股份制商业银行、城市商业银行、农村商业银行以及村镇银行等金融机构。公司的互联网金融解决方案是业内最早提出最早落地实施的银行业互联网转型解决方案。公司的大数据应用系统解决方案,经过多年的研发投入与人才储备,已经成为国内金融行业,特别是银行与证券行业最具竞争力的产品。自主可控与自有知识产权是公司的创新标准,是公司创新发展的源泉。

2、持续的人才激励政策与稳定的团队

对于高科技企业而言,高素质且稳定的人才队伍是企业成功的主要保障。公司自设立开始便非常重视员工在企业的价值。

对于员工,我们不但在薪酬福利待遇方面给与保障,而且在员工持股方面给与更多政策支持。2010年,公司启动股份制改造前后,先后通过增资方式让146名员工成为公司股东,占当年员工总数的44%;2014年,公司实施上市后的第一期股权激励计划,向131名核心员工授予限制性股票,占当年员工总数的14%;2018年,公司向617名员工授予限制性股票,占当年员工总数的15%,留住并激励了大批核心骨干员工。同时,我们还大力优化人才结构,截至2019年12月31日,公司技术人员占比超过90%,中层管理人员中不乏技术专家、营销精英和运营管理人才,保障了公司的内生增长潜力。

体制优势为公司研发技术团队的稳定性提供了强有力的基础,十多年的从业经历使公司骨干员工对银行业务和泛金融业务有丰富的理论知识和丰富的实施实践经验,公司重视高端技术人才的引进及注重技术人才培养和储备,注重技术培训,定期举行技术培训和技术沙龙,使研发团队实力不断提升成为了一流的金融软件研发团队。

3、长期积累的品牌形象与市场案例

公司秉承“以客户为中心”的服务理念,树立了良好的用户口碑,有着大量优质的金融科技解决方案实施案例,荣获“中国软件诚信示范企业”、2019中国数字服务暨服务外包领军企业“百强企业”和“金融行业领军企业”、2019年度中国国际金融展“金鼎奖”等荣誉。经过18年的壮大发展,公司目前拥有10家全资子公司及多家海外子公司,除中国以外,还为泰国、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迪拜、越南、菲律宾、瓦努阿图、坦桑尼亚等8个国家的商业银行提供包括核心系统在内的关键技术服务,已经发展成为一家跨国金融信息化服务集团。三、公司未来发展的展望

(一)行业发展趋势

根据中国人民银行印发的《金融科技(FinTech)发展规划2019-2021年)》,提出要加强金融科技战略部署、强化金融科技合理应用、赋能金融服务提质增效、增强金融风险技防能力、加大金融审慎监管力度、夯实金融科技基础支撑等六大重要任务,到2021年要建立健全我国金融科技发展的“四梁八柱”,使我国金融科技发展居于国际领先水平。这是国家在金融科技领域所做的顶层设计,细绘了金融科技行业的发展格局。

与此同时,包括英国、美国等发达国家也在出台相关的扶持政策,促进金融科技领域的投资,掀起了技术竞赛。根据中国信通院发布的《中国金融科技生态白皮书(2019年)》,2014-2018年北美在金融科技领域的投资额超过了欧洲和亚洲的总和,但在投资增速上亚洲最快。

结合2019年中国金融科技行业的发展情况,我们分析认为,“科技围绕业务、业务围绕用户”的发展思路正逐渐清晰,年轻用户对科技感和实用性的追求推动了金融服务的业态转型,科技赋能、提质增效已成为金融机构的共识。例如张家港农商银行采用公司的分布式核心系统之后,业务处理能力达到6200笔/秒,是过去的400倍,大大提升了该行服务效率与业务边界。同时,随着云计算、分布式、微服务、人工智能等前沿技术被逐渐应用到金融科技中,金融科技的生态体系开始层次化、多样化,行业的技术壁垒也越来越高。

(二)公司创新发展战略

长亮科技:核心系统大产业变革、中台架构的时代机遇

1、吸收“开放银行”先进理念,开发银行业务中台系统。

从总体而言,国内核心业务系统经历了三个大的迭代式发展,目前已经开始进入分布式时代,同时业务复杂度持续提升催生了业务中台需求。业务中台是新需求趋势,要求业务互通性实质提升,支持快速创新,也要求业务系统和核心系统更加统一,公司作为银行核心业务系统的领先企业,目前已经与腾讯展开了深度合作,拓展业务中台解决方案相对其他公司来说更具优势。技术中台包括微服务平台、应用开发平台(微服务后端统一开发框架、微服务前端统一开发框架、微前端框架、批处理调度框架)、OpenAPI平台(API全生命周期管理、开发者门户、API运营)、一站式devops平台(敏捷管理、持续集成、持续测试和持续部署)。我们将吸收“开放银行”先进理念,结合公司在传统银行核心业务系统领域的丰富经验,快速打造适合银行需求的业务中台解决方案。

2、坚持推动互联网化的发展战略,利用互联网技术赋能银行业务。

在业务创新的驱动下,越来越多的商业银行清晰地感受到互联网商业潜移默化的改变了自身的运作模式,寻求可同时支撑传统金融业务与互联网金融业务的系统架构。但是,商业银行的转型速度和方式在一定程度上取决于监管。在国内,我们为商业银行构建“双核心”的架构,即同时具备一套安全稳固的传统模式IT架构和一套互联网模式的IT架构,以兼顾金融监管要求和业务弹性需要。而在东南亚市场上,我们已成功为客户构建了一套同时支撑传统金融业务与互联网金融业务的金融核心系统,帮助客户迅速适应互联网化转型。

2018年以来,在金融信息化行业出现了一种情形,即传统的为银行业服务的金融科技企业与互联网行业领先企业进行深度合作,推出融合银行传统业务与互联网业务的新平台解决方案。公司2018年通过吸收国内互联网领军企业之一腾讯的战略入股,与腾讯云达成战略合作,也是响应市场需求的一种战略考量。2019年,我们与腾讯云联合推出了新一代分布式金融业务服务框架TDBF,助力金融行业客户改变系统建设模式,快速实现开放金融业务平台。

3、完善金融机构大数据业务版图,帮助金融机构实现数据资产价值。

金融机构在日常交易过程中积累了大量的数据资源,这些资源一直没有被充分用于金融机构的未来业务拓展,存在较大的资源浪费。随着金融科技的不断发展,在金融机构推行的数字化与智能化转型升级过程中,大数据业务越来越得到金融机构的重视。金融机构要想把数据资源变成数据资产,需要专业机构提供系统性的协助。

公司在10年以前就建立了基于大数据的商业智能(BI)产品部门。2016年以来,随着优秀人才的引进,大数据技术的不断成熟,金融机构创新求变需求的更加强烈,公司的大数据业务板块取得快速发展。未来,公司将持续投入资源,针对金融大数据领域与人工智能应用展开广泛合作,为金融机构在智能决策、风险防控、精准营销、产品设计等方面提供创造性解决方案。长亮科技加入由华为牵头的金融生态联盟,并且和华为联合成立大数据实验室,共同联合开发基于高斯200的金融数据仓库解决方案,为金融客户提供数据中台的底座――数据仓库。

4、拓展新的市场版图,坚持“出海”战略

在国内市场竞争更趋激烈,公司产品日趋成熟的情况下。我们看到距离深圳很近的港澳地区及东南亚国家在金融信息化领域与国内相比存在较大差距。公司2015年开始布局海外业务,在香港设立长亮控股,2016年在香港收购专注于香港及东南亚地区银行外汇交易系统业务的乾坤烛,在马来西亚收购专注中小银行信息化建设的CEDARPLUS公司,并在2018年设立长亮泰国孙公司。在2018年,为了便于海外地区的产品的集中研发与项目交付,长亮控股专门在国内设立了长亮海腾,作为海外研发与交付中心。2019年,通过增资方式取得印度尼西亚长亮领臻70%股权,通过增资及受让方式取得新加坡COMETWAVE公司100%的股权。至此,公司完成了在东南亚地区的战略性业务布局,已经把业务从香港、澳门地区延伸到东盟十国中的越南、泰国、菲律宾、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新加坡等国家,并且,已经以东南亚国家为跳板,将业务拓展到了中东地区。

过去,东南亚地区商业银行业务相对单一,系统较为简单,且遵循欧美模式,大多数使用欧美等国家提供的银行信息化系统。随着最近几年银行+互联网成为新的发展趋势,银行信息化系统进入集中换代周期,相关需求较多,规模较大的商业银行信息化建设需求在2000万美元以上。公司提供的银行信息化解决方案相对IBM、FIS、Silverlake等竞争对手而言有较为明显的后发优势,东南亚金融业正处于互联网化的阶段,我们可以为客户提供同时支撑传统金融业务与互联网金融业务的整体解决方案,帮助客户迅速适应互联网化转型。核心系统功能及稳定性得到诸多大型银行客户认可,同时在移动支付、互联网金融等业务方面大幅领先对手,贴合东南亚各国银行数字化转型需求。经过数年技术与经验积累,公司的海外项目交付能力有了实质提升。

香港虚拟银行政策落地,不仅促进了香港传统银行的转型升级,创造新的解决方案市场需求,也为国内金融科技厂商走向海外提供了一个绝佳的展示窗口。作为国内拥有100%自主知识产权的金融科技品牌,公司多年前便开始针对国际市场进行技术转化输出,将国内成熟的互联网金融解决方案输出到海外,在该领域实现了对欧美软件巨头的弯道超车。随着公司中标香港两家虚拟银行的核心系统项目,公司对东南亚国家的市场影响力与技术输出能力将进一步加强。

(三)可能面对的风险。

1、市场竞争风险

金融科技行业是一个充分竞争的领域,公司面临的竞争对手逐步升级演变,由之前传统的金融科技企业及银行科技部门的技术输出,演变为互联网企业。随着互联网企业的进入,对金融科技的要求越来越高,已升级为领跑全球的技术要求。公司经过近二十年的金融科技服务,沉淀了深厚的金融科技基因,加入长期坚持研发投入,做好了充分的技术储备。

2、技术人员流失风险

金融信息化行业对从业人员的综合素质要求较高,既要求有专业技能,也要求熟悉客户的金融专业需求,同时应具备一定的管理协调能力,人才的更新换代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公司技术及研发人员占比超过90%,核心人员流失会为公司发展造成严重影响。公司长期坚持人才激励政策,上市前及上市后多次实施股权激励政策,留住人才用好人才,以保证核心团队的稳定性。

3、产品研发风险

公司长期持续投入产品研发,包括产品升级改造迭代、前瞻性技术储备、基于不同市场和不同客户的需要而进行的创新型研发、从国内市场到国际市场的技术转化等。这类研发存在较多的不确定因素,使得公司的产品研发存在不能达到预期效果或者不能按照进度完成的风险。公司管理层有近三十年的行业经验,通过自下而上的业务创新理念,以确保行业发展趋势的预判较为准确及有前瞻性,研发产品体现出较强的市场竞争力,使得公司成为市场技术方向的引领者。

申请时请注明股票名称